Just the way you are

当萧山F4们变成凶手 04

04

和张紫宁失去联络的一百零一天。

傅菁仰面朝天倒在沙发上,盯着旋转五彩缤纷的天花板发呆。

这是一间位于英国曼彻斯特市的公寓,毗邻利物浦,隐蔽在繁华匆忙的商业区之中。

傅菁还记得Yamy她们塞进公寓时说的话,S国正在尽全力追捕萧山F4,全球通缉状态下绝对不允许随意外出。整整三个多月以来也只有孟美岐乔装易容后与吴宣仪出去打探过情报,却发现一切消息在曼彻斯特被严密的封锁。

完全没有任何关于张紫宁的消息。

茶几上的啤酒瓶已经空空的干瘪下去,傅菁揉了揉发胀的脑袋。这101天她是靠镇定剂和酒精勉强维持下来的,因为一旦恢复清醒神智,眼前便浮现出那天张紫宁低下头轻吻自己嘴角时的决绝。

傅菁不敢去想,张紫宁在哪,在做什么,活的到底如何,抑或已经死了。

敲门声响起时傅菁胃里一阵翻涌,呕吐感油然而生,就那样低下头无力的扒着沙发靠垫用力的呕吐起来。她隐约看到孟美岐和吴宣仪走进门,两个人加快脚步合力架起傅菁就往浴室走,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傅菁浑浑噩噩的瘫在孟美岐背上,几天滴米未进令她全身上下都没了力气,脚步虚浮的厉害。

“你们都别管我……”

“闭嘴。”














吃饭的时候傅菁被吴宣仪强制摁在了椅子上,人无神的眼睛望着食物,刚刚沐浴完的头发湿哒哒的还在滴水。

所有人大快朵颐着Yamy烹饪的红烧肉,傅菁却一下也没有动筷子。

“傅菁,吃点东西吧。”刘人语给她夹了块肉。

是张紫宁爱吃的,傅菁想。

所以她点点头,机械的把红烧肉塞进嘴里,缓慢咀嚼。她仿佛一架机器,听从着所有人的指示,却再也没有自己的任何想法。

孟美岐和吴宣仪对视一眼,“听着,傅菁。你不能这样下去了。如果…如果紫宁在这里,你觉得她会想让你这么做吗?”

听见爱人名字的傅菁猛地抬起头,随后又眼神黯淡下去,回答般的摇了摇头。喉咙动了动,红烧肉便咽了下去,随后又恢复到呆滞的状态。

吴宣仪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孟美岐捏了捏手掌制止。

随后便是一顿沉默的晚餐,再无人开口说话。














傅菁终于还是倒下了,在几天后的中午。

当时所有人围在一起吃着瓜子看着一档名为《火箭少女》的综艺节目,傅菁突然哐叽一声把脑门砸在玻璃茶几上失去意识,随后便不省人事地昏了过去。

私人医生被带进公寓,说是许久未正常饮食的营养不良,手臂插上输液管打葡萄糖,不久人便醒过来没了大碍。

躺在床上的傅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本就身材纤细的她几乎瘦成皮包骨,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差。

所幸身体指标心跳呼吸一切正常,否则刘人语一定会认为她已经病入膏肓仔躲进苏芮琪怀里哭上一个多小时。














萧山F4各个成员开始忙碌起来,越来越多的信息流入曼彻斯特,就连刘人语和苏芮琪也加入了情报打探小组。

为了照顾傅菁,Yamy帮忙找来了一个家庭护士。

那是个眼睛极其好看的女孩子,但白色口罩几乎遮住了她除去眼睛之外其他所有五官。

傅菁枕在高高垒起的枕头上小心翼翼的偷看着给自己手臂插针管的护士姐姐,鼻尖好像闻到一股熟悉的薰衣草香。

罕见的没有在打针时挣扎,傅菁甚至想开口说些什么,

“护士姐姐……”

“不用叫我护士姐姐,”那人抬起头,动作干净利落的黏贴好了针管,“叫我W就好。”

“哦…”傅菁嘴巴张成O形,没再说什么,却是三个多月来少见的乖巧。

她的声音也蛮好听的。

不知怎的,她对眼前这个小姐姐好像没来由的感觉到亲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脑子也不再乱糟糟的渴望酒精和镇定剂了。

当看到豆角茄子端上桌一个多小时还是原封不动的样子时,W终于忍不住坐到了傅菁床边,小声说:

“吃一点好吗?”

傅菁还没从发呆的空白中回过神,目光有些发愣的扫过W,一时间没注意到W在说些什么。

只看见那双眉眼微弯,尽显温柔。思绪顿时飘忽万千,回忆犹如波涛汹涌席卷着脑海。

那个被她深深藏起来用啤酒和药物疯狂掩盖的女孩猛地破土而出,焦急、烦躁、担忧、恐惧……

无数种复杂繁琐的感情蜂拥而至,傅菁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团火肆意舔舐着自己的喉咙,耳朵里只剩下一片震耳欲聋的嗡嗡声,眼前一片金星闪耀,紧接着陷入昏暗。

当傅菁再缓缓睁开眼,自己正被W用力地搂在怀里。人的下巴轻轻贴在自己发顶,小声对自己说着没事别怕。

傅菁动了动脑袋,W的双手便松开了环绕,薰衣草味随之淡去。

眼神偏偏落在人手臂处的白大褂,那是一道鲜红色的血痕,和白色衣服冲突的刺眼。

傅菁皱起眉头,手忍不住伸出去,摸着那道血迹。W缩缩手臂,却没能躲过被傅菁捉在手掌里,

“是我干的…对吗?”

声音尽可能的平淡,却难以忽略内疚和自责。

“没事。”

W摇摇头,轻柔的扶着傅菁躺回床上。

傅菁看见自己挣扎的痕迹,床单已经扯破了,还有那条划伤W的刀片——是傅菁藏在枕头底下的武器。

反而纵使她刚刚挣扎的再厉害,自己手臂上的针头却完好无损,显然被W仔仔细细的保护了起来。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傅菁望着眼前的人,把这句问话嚼烂吞进肚子里。

萧山F4们回来时才把傅菁起居的记录单交到孟美岐手里,转身拎起地上的纸皮箱,朝傅菁挥了挥手道别。W的工作完成的很出色,除了必要的吃药打针,也会哄着傅菁吃些饭菜。

最重要的是傅菁并不抵触,甚至在W离开的时候是笑着说的拜拜。














午夜。

孟美岐塞给的士司机一把钞票,把手枪顶着英国佬的脑门,“If you tell anyone that I once got on your car, I am sure that you will die before the sun raises again darling.”

轻声说完便跳下的士,迎着曼彻斯特傍晚微凉的晚风走进一间小小的独当别墅。

不愧是著名旅游城市,孟美岐摇摇头,夜空中悬着的一弯明月孤独而清冷的发着光。偶尔清风也染上了寒意,刮得孟美岐脸庞稍感生疼。

撇开思绪,孟美岐踏上台阶,决绝而坚定。

门铃响起,精致的红木门在被打开的一瞬间孟美岐的手枪就压在了对方头顶,然而另一个枪口亦不知何时钻入孟美岐的衣扣,冰冷的直指心脏。

声音几乎带着笑意。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张紫宁。”








tbc














评论(23)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