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霍格沃茨不相信眼泪 04

04

时针刚刚指向十二点。

望着还在埋头苦写的孟美岐,张紫宁忍不住瘫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长长的黑色卷发垂下来,散出一阵淡淡的薰衣草味。

这位格兰芬多级长声称自己魔药学学的太差,死缠烂打着斯莱特林级长要补课,并答应只要自己魔药学及格,就送张紫宁十二只限量款小黄人。

及格?这还不简单。

年级第一大学霸张紫宁冷冷的弯了弯嘴角,大手一挥便答应下来。

如今扫过孟美岐几年来惨不忍睹的魔药学成绩单,张紫宁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年轻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龙舌兰和板蓝根可以搞混,说好往里面加芍药孟美岐可以加成饺子。

那天给自己擦脸的格兰芬多女生看起来也傻乎乎的,张紫宁忍不住想到。

刘人语最后擦了两下就跑了出去,又换了个更傻的矮个子女孩进来。

张紫宁揉了揉发疼的天灵盖,心想难道格兰芬多智商都这么低……还有,自己怎么又想起那个叫刘人语的女孩了?

“紫宁~这道题我不会嘛…”

那边孟美岐拖着长长的尾音打断了张紫宁的思绪,人伸出手用小指轻轻拽了拽张紫宁的衣袖,

“你教一下我~”

“自己想。”

张紫宁没好气的说。她主张自己动脑学习,奈何孟美岐就是在魔药学上少了一根筋。

敌不过对面那双可怜巴巴的大眼睛和难过的神情,张紫宁叹着气翻自己的魔药学笔记。随意瞥了眼那道题大概的提干,便已经心下了然。

伸手把笔记本递过去,

“这里有写,自己看一遍。不懂的再问我。”

孟美岐开心:“好嘞!”














看着孟美岐一笔一画的把自己的笔记抄错,张紫宁终于忍不住把她的笔抢过来,咬着牙瞪她:

“你是故意的吗?这明明是独角兽的鬃毛配凤凰木粉,这都能抄错?我的字有那么丑吗!”

眼前人被吓得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把笔一点点拖回自己手里,小声说:

“不丑不丑…是我瞎。”

模样可怜的好像张紫宁刚刚吃掉了她三十枚金加隆。

靠。张紫宁在心里暗骂一声,还是耐心的一点点帮孟美岐把作业题改了过来。

收拾完东西补完课已经将近凌晨三点,张紫宁撑着眼皮看完孟美岐最后一道题,打完最后一个叉。一边半梦半醒着一边拉着已经快靠在自己肩上睡着的孟美岐回了宿舍。

与休息室门口的蛇怪雕塑对完口号,头脑混乱的张紫宁就那样几乎背着孟美岐进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脚步虚浮迷迷糊糊的直接软倒在床上,没等张紫宁反应过来要脱鞋,大脑已经先一步死机睡了过去。

于是第二天众多斯莱特林们有幸见证百年第一次格兰芬多级长衣衫不整从斯莱特林学长的被窝里钻出来,毛发凌乱,眼神里还残留着昨晚学魔药学的折磨和痛苦。

这世道变了。














孟美岐起床时张紫宁也才刚刚从睡梦中睁开眼。

她只能看见孟美岐缩在自己怀里,脑袋也枕着自己发酸的手臂上。偏偏张紫宁的胳膊偏偏还圈过人的肩膀将她搂着,姿势好不亲密。

孟美岐微微扬起头,细密的发丝扫过手臂,张紫宁终于在这痒痒的真实触感中醒悟到这并不是一个梦。

“你……”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言语间还能闻到昨天孟美岐炸掉坩锅时烧焦的烟味。

室友吴映香和许靖韵一副“我懂的”样子微笑着从张紫宁床边绕过,宿舍里便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孟美岐和张紫宁,以及站在旁边已经收拾整齐面色不善的傅菁。

张紫宁察觉到傅菁那几乎要杀人的眼神和没说出口的“滚”,急忙一个激灵坐起身,胡乱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找到一只拖鞋便蹦跳着去换了身斯莱特林校服。

孟美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张紫宁床上,被褥里还残留着张紫宁独有的薰衣草味。

傅菁远远的在床边盯着她,如果眼神能吐刺,孟美岐想自己或许早就是一颗仙人掌了。

斯莱特林的学生能不能友好一点,孟美岐撇撇嘴,大摇大摆的从张紫宁床上跳了下去。














“傅菁?今天有蜜糖吐司哦你吃不吃?”

“傅菁你看今天棉花糖烤的好好。”

“这个甜甜圈特别甜你多吃点。”

“我们中午去吃大盘鸡吧,你不是最喜欢大盘鸡的吗?”

“傅菁傅菁……”

从一大早便冷这张脸的傅菁听着张紫宁刻意上蹿下跳讨好自己的话语,心里丝毫不为所动。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眼前的人眼睛为什么能睁得那么大那么水灵可爱,一边告诉自己要有骨气不可以屈服于张紫宁的嗲精卖萌,一边说:

“双份大盘鸡,加白米饭。你请客。”

“没问题!”张紫宁开心。

果然直男什么的最好哄了。














“哎你听说了吗…我们级长昨晚好像一整夜没回宿舍……”

“是嘛?听说还是在斯莱特林的宿舍里过的夜。”

“天啊真的不敢相信……”

“这算什么!据说级长还是和斯莱特林的那个张紫宁睡的一张床,今早香香说两个人还是搂在一起睡的一夜……”

“我的天…真没想到美岐是那样的人……”

格兰芬多的黑魔法防御课前,同学们好像比以往更加精力旺盛。

昨夜孟美岐一夜未归,第二天出现在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口的消息已然成为全校盛传的花边八卦。兴奋的同学们已经脑补出了两位级长相爱相杀的绝美爱情故事,两个人在各种场合各个角度的合影也被考古发现,甚至有人已经动笔写下张紫宁和孟美岐的同人文小说……

刘人语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自己身边耷拉着脑袋的赖美云,小家伙显然把这一系列消息当真,顺便解读为失恋的预告。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孟美岐没回宿舍和张紫宁睡了整整一夜的刘人语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失望,以至于这天走廊上碰见孟美岐也只丢过去一个冷冷的眼神便擦着肩膀走开。

我这是怎么了…刘人语堵住耳朵,不想再去听同学们兴奋讨论着的孟美岐和张紫宁的Cp故事。

我怎么会,这么在乎张紫宁了。














另一边的孟美岐显得格外春风得意。

她从一早便被问自己和张紫宁是什么关系,故作扭捏害羞的推脱不要回答。又在午饭张紫宁和傅菁一起吃着大盘鸡时去捏了捏人的耳朵,在全校师生的瞩目下“悄悄”的说今晚别忘了来。下巴抬得高高的昂首挺胸的走了,好像刚刚被选为魔法部部长,顺便还预定了下一任霍格沃茨校长一样得意忘形。

“张紫宁同学,霍格沃茨是不允许二年级学生就谈恋爱的,你应该明白吧。”

当邓布利多慈爱的对着自己说完这一句话后,张紫宁果断的终止了孟美岐的一对一辅导课程。

当然,还是在晚上那人可怜巴巴的眼神和二十个小黄人玩偶的约定中败下阵来。

“今晚去你宿舍。”困得发昏的张紫宁用仅剩的理智憋出这句话,脚步虚浮的往格兰芬多的休息室走。






tbc















评论(40)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