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当萧山F4们变成凶手 02

02

傅菁用镊子一颗颗夹出卡在紫宁手掌里的玻璃渣,沾着血的碎片碰撞在金属托盘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人皱着眉头,嘴巴微微嘟着,显然是有些生气。

张紫宁盘腿坐在沙发上,随意搭配的宽大T恤敞开露出白嫩的皮肤和锁骨,黑色卷发全盘放下,自然的垂在脑后。

两只手被傅菁缠成木乃伊,肿成了白色绷带的大粽子。

“你和孟美岐……又闹矛盾了?”

傅菁把沾着血的棉花团丢进废纸盆,尽可能让语气显得生气一些,冷意十足。

房间客厅的空调开的很足,吹的沙发上毛绒靠垫一阵阵散下绒毛,一根根一缕缕的分明。

此时夜色已晚。其实当傅菁驱车赶到酒吧接紫宁时,酒保都已经准备打烊收店。

紫宁看着她笑了笑。

“你告诉我,你们到底干什么啊~”

傅菁放软语气,用手圈住张紫宁略微发凉的手臂。奶音撒娇一直都是有用的,傅菁得意的想。

可惜她碰上的是张紫宁。

只见人把头偏了偏,又张扬的扬起下巴,嘴角隐约的笑意带出酒窝,嗓音甜蜜:

“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格外热闹。

比如现在的酒吧大堂里吴宣仪嘎嘣嘎嘣嚼着紫菜,傅菁耐心的捏着塑料花朵练习插花,孟美岐和张紫宁互相冷眼对视比谁先笑,一旁的刘人语和苏芮琪肆无忌惮的交换着舌吻。

“没有任务的日子真舒服啊。”

吴宣仪伸伸懒腰,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她仰面躺倒下来,把脑袋枕在孟美岐的大腿上。

细细密密的碎发扫过人的腿根,痒的发慌。

孟美岐一下没忍住,终于“扑哧”笑出声在比赛中败下了阵。

“KingBob!”

张紫宁兴奋的展示着自己的胜利,“就这么说定了,限量款小黄人玩偶,一个都不准少!”

嚣张的伸手指着孟美岐,眼睛瞪的溜圆巨大。

孟美岐白她一眼,顺带没好气的把手插进吴宣仪的发丝间,气愤的撇了撇嘴,

“你们两个别高兴的太早。101那边又想给我们接一笔单子,具体合约细节还在商量。”

“唉——”

五个人集体发出的巨大哀叹。得之不易的假期还没开始就即将结束,热吻中的刘人语和苏芮琪不约而同的决定加深这个吻来表达内心的愤怒。

张紫宁扭过头,觉得现在小年轻实在是开放。

目光落在傅菁那饱满粉嫩的嘴唇上,舌头不自觉地伸出了舔舔嘴角,心想今晚也应该做些什么了。

“据说这一单不小,光团体薪水就有四千万欧元。还不带奖金和聘礼。”

孟美岐轻描淡写的补充道。

“哇——”

五个人集体发出的巨大欢呼。假期固然重要但谁会和银子过不去呢,热吻中的刘人语和苏芮琪不约而同的决定加深这个吻来表达内心的喜悦。

吻的很开心嘛。

当张紫宁若有所思的目光射过来,插花中的傅菁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凉意。














房间里光线昏暗,液晶显示屏是角落里的唯一光源,映着女人的脸惨白的发慌。

深褐色的咖啡落于右手边,三块方糖,一包奶精。精致的银色咖啡勺和绣着淡金色花边的托盘和咖啡杯。女人满意的抿了口咖啡,目光又落在显示器上。

显示屏里的文件文字代码繁琐复杂,却依稀能辨认出“萧山F4”,“孟美岐”,“据点地址”等字样。

“不错,我很满意。”女人笑着回过头,一身黑衣的张紫宁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看不出情绪,张紫宁几乎不带一丝感情的开了口:“我给了你你想要的,也希望你记得你答应我——”

“Don’t rush, young man.”

女人抬起手,面带笑意的打断了她的话。她转过身,很慢很慢的站起来,双手轻轻放在张紫宁肩上。人的身体微妙的颤了颤,显然有些抵触这样的身体接触。

嘴里的咖啡味浓郁的令人作呕。

“Yamy。”张紫宁冷下语气仿佛在警告,侧身躲过了人的手臂。

悬在半空中的手臂尴尬的晃了晃,最终收回。

“你还不明白你的处境吗?”

Yamy笑意愈发明显,明明弯起来角度的眉毛却让人后背生寒,

“张紫宁,我很佩服你。你为你的同伴们真的牺牲了很多……”

又是那股恶心的咖啡味道。

“可是当那天来临,我也是真的很好奇。她们是会感谢你,还是会恨你?”














张紫宁停了车,步伐有些摇晃的往公寓走。

今晚她没有回傅菁家,去了独自一人的公寓。这是和傅菁在一起前便租好的房间,只有区区十平方米,却够一间卧室一个洗手间和半个开放式厨房。

Yamy显然没有尽全力帮助自己的打算。

张紫宁闭了闭眼,眼泪不争气的滑下来,顺着脸颊下巴流进衣领里的锁骨,冰冷难受。

房间定期是有人打扫的,冰箱里也总放着冰鲜食材和冷冻啤酒。

冷水洗完头,翻箱倒柜找不到吹风筒反而省了事。紫宁搭着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脚走出浴室。找出几瓶堪堪没有过期的冰啤酒,手指搭扣拉开发出“呲——”的一声。

她其实不太能喝酒,所以两三瓶德国小麦啤酒空了之后,人已经晃晃悠悠的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落地窗的风景很好,能够把一整个城市的灯光夜色尽收眼底。

张紫宁呆呆的坐在窗前,任由空调冷风钻进自己尚在滴水的发丝间,一动不动。

她没有醉。

但她不清醒。

眼泪很快模糊了视线,心脏仿佛被狠狠揪住,松不开。














傅菁不记得自己是几点睡着的。

她爬在沙发上,模糊记得张紫宁前天晚上没有回家。也许
自己应该打个电话给孟美岐,或者去酒吧看看张紫宁和孟美岐有没有打架或者互扔玻璃瓶。
所以当孟美岐来电显示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傅菁还是明显的愣了愣,以为自己在做梦。

早晨的阳光很刺眼,傅菁眯眼划开接通,那边便是孟美岐略带焦急的嗓音:

“傅菁?醒了吗?”

“嗯……”拖着长长的奶音。

短暂的沉默。

“来医院,紫宁需要你。”









tbc





































评论(32)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