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你看起来很好吃 06

06

吴宣仪和孟美岐赶到时,只有傅菁一个人默默的站在走廊上。

她就那样一个人靠着走廊的墙壁默立着,略微垂着头,长发落下看不清表情。

像一头孤单离群的狮子,失魂落魄。

只是一个背影,任不明情况的陌生人也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浓浓的无力感。

在孟美岐印象中,傅菁总是活蹦乱跳的闹腾,在张紫宁身边时更是精神百倍。如今傅菁这样的沉默让人忍不住感到一丝寒意,像初冬逐渐冻结的湖泊,伴随时间而愈发寒冷。

手术室的门终于推开。

三个人瞬间围住走出来的医生,而随后便是躺在病床上面色发白的张紫宁。

只是失血过多,没有伤及要害。医生摘下口罩时说。

傅菁松了口气。吴宣仪看着人的肩膀一瞬间放松般耸动,抬手扶住额头,眉毛紧蹙。

她把手搭在傅菁肩上,用力的捏了捏,

“没事了。”











孟美岐去楼下打包了粥和米粉,还有吴宣仪最爱的海南鸡饭。当吴宣仪呼哧呼哧扒拉着鸡肉饭时,张紫宁在一片饭香中睁开了眼。

“醒了?”

傅菁立刻凑上去,仿佛一只饿急了的金毛犬看到久违的热腾腾红烧肉。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目光热切的几乎要看穿紫宁的后脑勺。

刚刚转醒的张紫宁盯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人脸,大脑一片空白。两个人就这样在病床上大眼对小眼看了整整一分钟。

最后在吴宣仪一个响亮的饱嗝中停止了对视。

“紫宁醒了啊…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美岐给你们打包了粥……”

话没说话,张紫宁肚子就发出咕噜一声回答了吴宣仪的问题。

孟美岐没忍住笑了出来。紫宁一个眼神瞪过去,后者急忙别过头,搂了搂吴宣仪,

“走吧我们,不打扰她们二人世界了。”

说完,朝傅菁悄悄比了个挥拳的加油手势,不由分说的把吴宣仪几乎拐出了病房。

溜之大吉。

“我还有绿豆糕没吃……”

“走啦走啦,给你再买一个。”

“十个。”

“没问题~”

病房外两个人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张紫宁眼巴巴的看着留下的白粥,肚子又咕噜叫了一声。

这次傅菁没忍住笑。











这是戚砚笛第十四次把米饭喂到鼻孔里。

刘人语无奈的扯了张纸巾给她,后者迷茫的擦掉米粒,又开始继续发呆。

“你怎么啦笛笛,怎么心不在焉的?”

刘人语放下筷子。

觊觎的盯着戚砚笛碗里一口没动的红烧肉。

戚砚笛摇摇头,瞥了眼手机短信,就匆匆拿着手机跑出食堂。

“喂,你去哪啊。”刘人语在后面喊。

“打个电话。”

“那红烧肉归我啦!”

“拿去。”戚砚笛头也不回。

刘人语愣了愣,红烧肉都不吃的戚砚笛还是戚砚笛吗?心下疑惑,伸出筷子戳了戳那冒着热气的香软肉块,纵使感觉这肉里可能有毒却还是一口塞了下去。

嗯,好吃。











好不容易给张紫宁一口一口喂完了白粥,精疲力尽的傅菁翻出孟美岐给自己带的数学卷子,咬着笔就要开始做作业。

吃完饭的张紫宁瘫在床上,困意袭来,上眼皮下眼皮很快就开始打起了架。

看着傅菁看似无比认真盯着卷子实则余光悄悄偷看自己的小眼神,紫宁嘴角不轻易的上扬,放松下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困了?”

傅菁放下笔,给刚刚那个选择题的空无乱写了个C。

张紫宁皱皱眉,“这道题选B。”

说完又是一个哈欠。

傅菁瞪了她一眼,又低下头拿笔改题,“困了就睡觉,哪来这么多事。”

说着把病床调低,又给人放好枕头。一系列动作时金色长发就那样垂下来,扫过张紫宁的鼻子,留下淡淡的双皮奶味。

喜欢。

张紫宁乖乖闭上眼睛,过了会儿又忍不住悄悄睁开偷瞄一眼傅菁,却发现后者正在也在盯着自己。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无声碰撞,空气似乎一霎那便升了温度。

害羞怕生张紫宁瞬间便红了脸,支支吾吾的嗯啊了一阵,最后憋出一句,“我,我想看看你改对那道题没有。”

“滚去睡觉。”傅菁重新拿起笔杆。

张紫宁撇了撇嘴,

“干什么这么凶。”一张脸委屈极了。

“该睡觉了乖乖。”

傅菁放软语气,给下一题洋洋洒洒写了个A,顺便划掉两个错误的干扰项。

张紫宁对傅菁刚刚宠溺的语气很满意,眼皮终于招架不住,刚刚合上眼便沉沉睡了过去。

那边傅菁看着张紫宁睡着,自己却慢慢放下笔,轻轻起身去了病房的阳台。

手里攥住许久的电话已经略微发烫,她低下头,黄昏时格外温暖的阳光洒在屏幕上。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是我,傅菁。”











刘人语登上了《火箭传奇101》

Kingbob仍然没有上线。

无奈的叹了口气,算着这已经是Kingbob连续半个多月没有在游戏中露面了。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刘人语委屈的眨眨眼,一个人点进地图里打算刷刷经验。

就连平时做任务十分活跃的金毛奶狮也逐渐淡出了游戏江湖,只偶尔上线管理管理帮会,很快又掉线退出。

刘人语支着脑袋一个人打着小野怪,突然想起来好像许久没见到张紫宁…也是自己从那天起格外躲着她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苦涩难过。

傅菁一口一口喂着张紫宁吃双皮奶的画面,仿佛被人用匕首一刀刀烙印在刘人语心上。

那天下午阳光格外明媚,温润细腻的光线就那样溢过窗栏,柔和的勾勒出两个女孩精致的脸孔。就连那碗再普通不过的双皮奶,好像也在润色下变得格外诱人香甜。

从那天开始,刘人语很少再去音乐社的活动,之前和张紫宁两个人独处的练歌时光也被她推脱掉换成了和戚砚笛的舞蹈培训。

其实她是希望张紫宁能挽留自己的,哪怕一句也好,哪怕有一点点的在乎也好。

可是张紫宁没有。

刘人语记得她请假时张紫宁头也没抬,只轻轻“嗯”了一声说会和学生部安排时间,再没有下文。














“碰。”

推门的声音把刘人语从思绪中拽回现实,她猛地回过头,看到的是个直发金黄耀眼的高挑女生。

傅菁。

刚刚回忆中的人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刘人语忍不住感到一丝诡异,心头又是格外的嫉妒眼前这个金发女孩。

一时间百般情绪涌上,只能那样呆呆的瞪着傅菁,一语不发。

傅菁微微抬起额头,这个角度看上去显得眉毛更为锋利挺拔,微眯的眼角气息冷然。

“你就是刘人语?”语气肯定。

“是……”刘人语缓了缓神,强迫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跟我出来。”





tbc













评论(5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