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霍格沃茨不相信眼泪 02

02

刘人语再遇到张紫宁时是学院间的魁地奇比赛。

那天紫宁穿着斯莱特林的黑绿色袍子,一头黑色波浪长发被高高束起扎成马尾,握着最新款发亮的光轮101,英姿飒爽。

身为击球手的傅菁走在她身旁,两个人刚从球员通道和一众斯莱特林队员走出来,迎面就碰上了格兰芬多的学生。

金发闪闪的孟美岐走在最前,直视着张紫宁。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傅菁敌意十足。这是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的比赛,和格兰芬多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孟美岐的目光落在张紫宁身上,后者却一直低着头,

“拉文克劳今年来了个可厉害的击球手,是个叫高秋梓的麻瓜。据说她在麻瓜世界打棒球很厉害

……你小心点。”

最后四个字声音低的张紫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张紫宁猛地抬头,余光瞥到一脸怒意的傅菁,就知道后面的话只有她一人听见。

格兰芬多的学生在麦格教授的示意下很快离开,傅菁对着孟美岐的背影“呸”了一声,脸上写满了不屑。

紫宁却愣愣的站在原地,脑海中一团乱麻。

孟美岐那句话是说给自己一个人听的,张紫宁很清楚,她是来提醒自己的。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关系一向很好,何况今年的学院杯积分能拿冠军的只有可能是遥遥领先的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思考,孟美岐都没有帮自己的道理。

张紫宁生气的发现自己的思绪被孟美岐带乱了。以至于在刚刚骑上飞天扫帚时,她没注意差点把傅菁撞了下去。

“紫宁?你怎么了?”傅菁皱起眉,看着人有些发白的脸色,“是不是不舒服?我现在和麦格教授说……”

“不用了。”张紫宁摇摇头。

她看向对面拉文克劳,那个孟美岐口中很厉害的击球手刚好也看向自己。那是个有些矮胖的女孩,看上去肉嘟嘟的脸蛋还有几分可爱。

张紫宁默默的看了看她手中那根格外粗的击球棍,咽咽口水。














“比赛开始!”

从开始哨声响起那一刻,赖美云的爪子就没有离开过刘人语的手臂。

人紧张起来抓东西大力极了,刘人语龇牙咧嘴的,让旁边的段奥娟以为她也很焦急。

“人语你别紧张…你看拉文克劳这不是打得很好么……”

段奥娟在刘人语无数次因为赖美云捏得太疼而吸气之后,段奥娟终于忍不住安慰她道,

“斯莱特林那个张紫宁根本没有回击的空间呢。”

确实如此,刘人语看着场上顾着躲闪游走球的张紫宁,发现拉文克劳的高秋梓一直在瞄着张紫宁击打游走球。棍棍大力而迅猛,都是瞄着人的脑袋去的,看起来都十分致命。

不知为何,刘人语真的开始紧张起来。

场下的某位格兰芬多级长也紧紧皱着眉,那眉头紧锁,几乎能夹死路过的苍蝇。

孟美岐知道高秋梓,在格兰芬多对阵拉文克劳时那名球员就带来很多的麻烦。

如今她虽然不希望斯莱特林赢球,但那个人……最好还是不要受伤吧。

孟美岐咬咬牙,同样困惑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紧张。甚至赛前本打算去奚落斯莱特林队打打士气,嘴巴里还能吐出“你小心点”这样关心的话语。

人紧张时总会做出奇奇怪怪的举动。

于是全体格兰芬多同学就那样看着自己的级长揪着头发把脑袋往护栏上砸,一下一下的可响了。














第十七次躲开对面射来的高速游走球后,张紫宁终于在场地左下角瞥到了一丝金色的光影。

她是全校公认的斯莱特林历代最好找球手,也是哈利波特之后全校最出色的找球手。只要她看到的目标就从没有失手过。

身旁傅菁大力击回游走球为张紫宁赢得一丝喘息的时间。几乎没有犹豫的,张紫宁一个俯冲向着左下角地面而去。而拉文克劳学院的找球手却还在张望,寻找那个小小的金色飞贼。

张紫宁夹紧扫帚,光轮101速度已经开到最大。

她的加速冲开了队友戚砚笛和罗奕佳,并在短时间内回了一个抱歉的wink,随即几乎90度完全面向地面,加速冲刺。

看到了,那个金色的扑腾着翅膀的小球。

张紫宁心中一喜,速度不免更快了几分,右手也激动的准备抬起。

然而就在这时,她眼角余光却瞥到高秋梓高举手臂,挥动的球杆将一枚深黑色的游走球砸向自己。

黑色圆球夹杂着风呼啸的冲来。

——张紫宁确定能躲开,可这次躲开之后,金色飞贼又要许久才会出现。

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金色飞贼,张紫宁咬咬牙,伸出双臂,做出她的选择。

抓住了。














孟美岐不顾一切的冲向场地中央那个绿色身影。

人群在一瞬间炸开了锅。

赖美云捂着嘴巴眼泪哗的落了下来,刘人语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手心已经汗湿。

全校就那样看着黑色的游走球重重砸上了张紫宁的后背,与此同时人也紧紧抓住了金黄色的小球,身体在那一刻被撞离扫帚,告诉下坠后摔向地面。

场面顿时乱了。

傅菁看着张紫宁在自己面前倒下,她用尽全身力气向下冲试图捞住张紫宁的身体,却还是差了一步。

那人现在气息奄奄的倒在孟美岐怀里,一动不动的,血就几乎染红了身下的地面。

“快!快去叫庞夫雷夫人!”

孟美岐话还没说完,庞夫雷夫人已经出现在张紫宁身边。

人很快在一片混乱中被抬离了现场。














“落地时身体受到不小的冲击,部分器官有内出血状况。血已经止住了,但人一定要卧床休息,至少三周。右手手腕骨裂,韧带挫伤,都需要静养。”

张紫宁挣扎着睁开眼,只觉得右手一阵剧痛,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

傅菁和孟美岐一人一边坐在自己床边。

视线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格兰芬多新生也围在旁边,跟着她一起的还是刘人语。

“我……”

张紫宁动了动脖子,顿时“嘎吱”一声响让她不敢再动一根手指了。

傅菁一下子扑上来,那双眼泪汪汪,一看就是刚刚哭过。鼻子也红红的厉害,

“你怎么样啊…张紫宁啊……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说着说着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砸。

几滴泪砸在张紫宁脑门上,张紫宁的脸抽了抽,扯起嘴角安慰她,

“你哭什么,你别哭了啊,一会儿又头疼。”

一旁的孟美岐好像终于看不下去般深吸口气,张紫宁的视线就移过去,心里疑惑这位格兰芬多级长在这里干什么。

说起来……自己昏过去之前,好像看到孟美岐是第一个冲下台阶朝自己飞奔而来的人。

头开始疼,张紫宁皱皱眉头强迫自己停止回忆。

孟美岐低着头看她一眼,“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我有事也不关你事。张紫宁默默在心里说,开口却变成了,

“嗯…谢谢你。”

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傅菁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紫宁,那双眼眸中写满了奇奇怪怪的情绪。

这样的傅菁张紫宁从没见过,这样安静,有点可怜,还有几分严肃。

后者实在受不了,轻咳一声转移注意力,

“我们赢了吗?”

没有反应。

“傅菁……?”张紫宁叫她的名字。

“我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傅菁低声说。

张紫宁愣了愣,以为傅菁又开始说瞎话,正想开口嘲笑她,就听见人又自顾自的说下去。

“刚刚你一直在流血,流了好多血…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就要死了,我们都以为你会死掉…那么多血……”

“我真的好怕啊…张紫宁……”

紫宁不知所措的摸摸眼前人越垂越低的脑袋,心里乱糟糟的一片,不知如何是好。

“傅菁……”

傅菁突然抬头望向张紫宁,眼底通红。

“你能不能……以后永远都不离开我。”










tbc


















评论(6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