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你看起来很好吃 05

05

当刘人语第三次缺席她最爱的声乐课时,好友戚砚笛实在忍不住了。宿舍里刘人语瘫在床上,头也深深埋在被子里。

床头柜上是一团团白色的纸巾,看来又大哭了一场。

“小祖宗…你到底怎么了啊?”

戚砚笛挨着床坐下,伸出手掀开刘人语盖在脑门上的被子,就看到人哭红的鼻子和眼睛。

刘人语皱着眉头试图把被子扯回来,却发现戚砚笛这次态度格外的坚定,

“告诉我,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刘人语坚定的摇头。

眼角余光瞥到戚砚笛下午买来吃的双皮奶,顿时脑海中便浮现出傅菁一口口喂张紫宁吃双皮奶的场景,于是眼泪又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戚砚笛寻着她的目光看去,吃了一半的甜品孤零零的摆在桌上,顿时恍然大悟,

“双皮奶…?是张紫宁对不对,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她没有…”

刘人语气势渐弱,想想紫宁让她失恋,好像确实是自己被学姐欺负了没错。

看着刘人语犹豫的模样,戚砚笛便觉得自己实在聪明绝顶。一语击中要害直觉也能猜到真相。

她伸手揉了揉刘人语的头顶,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便气势汹汹的离开了宿舍。











图书馆。

傅菁察觉到张紫宁极力压抑的咳嗽,伸出手把人朝自己搂了搂。

皮肤贴紧,却觉得温度高的不对劲。

“发烧了?”

傅菁抬手摸摸额头,后者缩了缩脖子,果然烫的可怕。

张紫宁朝她摆手,又往边上靠了靠,开口说话的声音实在沙哑,

“你别离我这么近,会传染。”

傅菁皱皱眉头,看了眼时间,“很快下课,我带你去医务室。”

这不是个问句,傅菁态度坚定的让张紫宁无法反驳。











五分钟后的医务室多了个眼神气势汹汹能杀人的傅菁,和一个叼着温度计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的张紫宁。

年轻的女护士在傅菁吐刀子一般的眼神中颤巍巍的取下温度计,觉得自己手里的汗多的能用来浇花。

40.7度。

傅菁一个冷冽眼神扫过来,已经被烧的稀里糊涂的张紫宁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女护士吓得手滑,温度计砸在地上,啪嗒碎了。

把外套脱下来给张紫宁披上,又灌了人整整一整瓶热水吃完药。张紫宁用最后的尊严和力气拒绝了傅菁的退烧贴。

“走吧。”

傅菁拉了拉张紫宁,后者推开她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大有除非我死了傅菁你别想再碰我一下的架势,鼻音很重的说会传染。

张紫宁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傅菁直男大外套,算上之前傅菁找同学们借来的三件外套一起穿在身上,她现在就是个身材正三角的圆润粽子。

这只粽子开始了在傅菁监视下迷迷糊糊中晃悠回宿舍的旅途。

就在傅菁一双眼死死盯在东倒西歪走路的张紫宁身上时,她自己却哐当一下撞着个人。

傅菁揉揉发疼的脑门,抬眼仔细一看,那还是个颇为好看的女孩子。

女生身后还跟着三四个女同学,一群人目光都落在傅菁身上,极为不善。











“喂,你走路不看路吗?”

那人看来蛮生气的。

摇摇晃晃的张紫宁看到这边发生变故,就又迈着虚浮的脚步摇晃着飘了过来。

傅菁被几个人团团围在中间,已经迷糊状态的张紫宁还是挡在傅菁身前,硬生生隔开了傅菁和那几个气势极凶的女生。

傅菁说了句对不起,拉着摇摇晃晃的张紫宁就想走。

按照张紫宁这样的状态,估计走在路上就能闭着眼睛睡过去。

“你是……张紫宁?”

女同学眯起眼睛打量着紫宁,显然没打算放过这件事。

傅菁低着头用力拽着张紫宁手臂,侧身闪过女孩只想快些离开。

她不知道这样耗下去张紫宁会不会直接晕过去。

可那女同学却一步跨过去,拦住了傅菁和张紫宁的去路。她身后的三四个女同学也跟着她一起,整齐划一的一同拦了过来。

“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谁也别想走。”

女孩在太阳下的面孔格外坚定。如果换作平时傅菁一定好好奉陪说个究竟,可现在她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虚弱,就连站着好像都费尽了力气。

“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

傅菁深吸一口气,决定速战速决。

女孩摇摇头,尖锐的目光落在张紫宁身上,

“不是和你…是和她,张紫宁。”

快要睡着的张紫宁突然被cue,猛地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去那女孩。

“我叫戚砚笛,是刘人语的室友。”











女孩子声音铿锵有力。本以为张紫宁会因为欺负了刘人语而露出愧疚甚至害怕,谁知那人眨了眨眼睛,小声说了句:

“你好…”

见戚砚笛怔住没了下文,傅菁眯起眼睛,直接用手臂环过了张紫宁的肩膀,

“这位戚同学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们先走了。”

她本就想尽快带虚弱无比的紫宁回宿舍,谁知中途被这人拦下,居然还是那个总和紫宁待在一起的刘人语的室友……态度不觉又强硬了几分,目光冷淡。

“你们!”戚砚笛瞪大眼睛,只觉得气急。这两个人欺负了刘人语,害得后者上课走神,现在干脆连课都上不了,却还能安然自得的自在?

她往身后一个眼神,那三四个女孩竟纷纷掏出了铁棍木棍等武器。

难道是黑帮?傅菁瞥了眼张紫宁,这家伙什么时候惹上道上的人了?却发现后者昏昏沉沉的,却也是疑惑的望着这群拿着棍子的女孩们。

傅菁眯了眯眼睛。这里是一条从教学楼回宿舍的近道,如果不是赶时间想带紫宁早些回去休息,她根本不会选这条人流稀少,格外偏僻的道路。如今双方如果起了争执,敌强我弱,路过的人又少之又少,自己和紫宁恐怕很难脱身。

张紫宁半梦半醒间显然也察觉到不对劲,伸手拉了拉背后傅菁的衣角,话却是对戚砚笛那边人说的。

“你有什么话…能不能好好说,刘人语是我朋……”

“朋友?”戚砚笛嘴角勾起冷笑,眼神嘲讽,“你们两个真以为我是好骗的?”

傅菁冷然:“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问我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心里不知道么!”

戚砚笛一语毕,身后的女生竟握着棍子便冲上前。顿时,大大小小的棍点便砸在傅菁和张紫宁身上。二人躲闪不及,只好硬生生挨着。

傅菁还好些,她早年练过跆拳道,后来又拿了黑带。如今拳头碰木棍也未落下风,甚至撂倒一个又陷入缠斗。另一厢张紫宁本就昏昏沉沉的虚弱不堪,几棍子下来便有些腿脚发软,虚浮的步子往后倒退着,试图躲开些攻击。

戚砚笛在一旁冷眼看着,那张紫宁确实长得好看。如今看起来似乎是不舒服,脸色苍白,凸显一双眼眸黝黑,反而更加漂亮了几分。

傅菁找着空荡又放倒一人,另一人的拳头便挥了过来。张紫宁躲过一棍,抬头想找傅菁。却刚好看见一人在傅菁身后高高挥起手臂,手中寒光闪闪——

那是把短匕首。

冲着傅菁心窝去的。














行动比思考快多了。张紫宁用尽全身力气在那一瞬间弹起,双手搂过傅菁的背,带着人往下爬,又背过身搂住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这次攻击。

傅菁只觉得自己被张紫宁抱住往地下一砸,紧接着便是“哧!”的一声,皮开肉绽血液爆出的声音。

傅菁瞪大眼睛怔愣的看去,只见一女孩手握着短短匕首把,银白色的刀刃几乎悉数没入张紫宁的肩膀。

血。

几次眨眼功夫,肩膀处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成大红色,在夕阳余晖下映衬的格外刺眼。

那女生看起来也怕极了,哆嗦着松开手,后退几步竟就那样逃走。

其余几个女孩看着那鲜血淋漓的伤口,都纷纷颤抖了起来。木棍凌乱的扔到地上,几人一哄而散。

唯一剩下的戚砚笛心下也是恐惧。

只见张紫宁面无血色的倒在傅菁怀里,白色的短匕闪着大红色的血光。血液已经浸透了厚重的的外套,还在争先喷涌而出。而随着血液向外的喷流,张紫宁身体竟也轻微的开始抽搐颤抖,眉头紧皱,头也无力的向后仰去。

戚砚笛看着张紫宁在努力喘了两口气后,本搭在傅菁手臂上的手就那样无力的垂了下去,站着鲜血落到地上。









tbc















评论(71)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