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吐花吐花吐花花 一发完

#花吐症梗

“哎,你听说了吗……”

“紫宁也得花吐症了……”

“我靠真的吗?”

“你说…她暗恋的人,会是谁啊?”












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张紫宁憋屈的从嘴里拽出一串紫罗兰。

上次练习室里练《liar》,在拼尽全力吼出“Hey Liar”的时候,第一朵粉嫩的白玫瑰从她嘴里蹦了出来,顺便被路过的杨超越刚好看在眼里。

现在的人正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被子,委屈的在床上打滚来发泄自己可能再也唱不了小黄人之歌的愤恨。所以当刘人语叫她出去吃饭时,被子里已经开出了大大小小的牡丹花。

张紫宁得了花吐症已经不是件新闻了。

没有人能看着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的张紫宁,并间接性忽略她嘴巴噼里啪啦掉下来的花朵。尽管咳嗽的厉害,张紫宁还是坚持练歌,但由于同伴看着她哗啦啦往下掉的风信子就忍不住笑场,紫宁只能憋屈的自己和自己唱。

当然,刘人语小朋友除外。

每次张紫宁吐花其实场面都十分喜感,伴随着鹅叫七零八落洒下来一大把蓝蓝粉粉黄黄的漂亮花瓣,几乎每个人都会被逗笑。

笑得最厉害的大概是孟美岐,有次笑着笑着开始打嗝到停不下来被吴宣仪抬着送去医院,差点错过了《红色高跟鞋》的排练。

刘人语每次却都是不笑的。

要么默默站在一旁帮紫宁捡花瓣,要么伸手帮着顺顺气,总之一张脸阴沉沉的拉长着吓人。

张紫宁记得有次Yamy突然讲了“李紫婷害怕灰太狼”的笑话,刘人语本跟着笑得好好的,张紫宁也开始笑。

大片大片的栀子花就那样掉下来。

于是所有人看着刘人语在一秒钟内收住笑容,眉头蹙起嘴角死闭,活生生一张棺材脸。

张紫宁知道,刘人语在担心自己。或许不仅仅是刘人语——她看得出来,所有人在笑的时候眼底藏不住的关心,那些追随着花瓣却看似不经意瞥到自己身上的眼神。












花靠张紫宁的生命汲取养分,所以她不得不拼命的喝水来养活自己身体里长出一朵又一朵的花,精心呵护着肺里一朵朵牡丹和向日葵

——张紫宁甚至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并且天天跑去阳台晒太阳来给予花朵们充足的阳光。

宿舍里刘人语看着瘫在床上的张紫宁,冷静的伸出手把人的身体掰正,侧过来,头朝着一边睡。

张紫宁是很讨厌这个姿势睡觉,她幽怨的瞪着刘人语,心里却也害怕半夜吐出的紫罗兰把自己气管堵上然后活生生憋死。












当然了,花吐症的好处也是有的。

徐梦洁同学如是说。

彼时刚刚吐出一大把康乃馨的张紫宁坐在沙发上喘粗气,刘人语手搭在她肩膀上让她靠着。

徐梦洁同学挑了几朵最好看的说母亲节到了要送给妈妈,同样孝顺的杨超越捧了一大把送给了吴宣仪。

张紫宁有些疲惫的看了看那团花,突然扭过头对刘人语说:

“刘人语小朋友,你是不是也该送点花给你的妈妈紫宁儿啊。”

刘人语没有接话,一如既往的棺材脸。












后来的后来,张紫宁再也不能唱歌了。

节目组担心花吐症的事情暴露而取消了紫宁的所有演出表演。备受瞩目的萧山F4没能同台演出令粉丝们倍感失望,可紫宁看着每个人肩头别着的那朵大红色玫瑰花,又觉得格外欣慰。

不能唱歌练舞的张紫宁格外憋屈的缩在宿舍,刘人语常常回来看她。两个人把吴映香和许靖韵锁在宿舍外面,紫宁抱着吉他,刘人语叼着笔拿着小本本。

她们要写一首歌专门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歌。

这是个约定。

而当张紫宁在舞蹈房毫无预兆的吐了几朵鹿角海棠,并顺带呕出几大口血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张紫宁同学很快被送去市医院,据说中午被一大朵雏菊呛在嗓子眼里差点没有呼吸,还是做完CPU(心肺复苏)才恢复的心跳。

所以那首歌还是没有写完。刘人语坐在练习室的一角,盯着还没来得及擦干的血迹发呆。

此时的张紫宁趴在床上,吐出一小朵的蒲公英。












住院后的紫宁生活可谓是十分滋润。隔三差五就有团员跑来送吃的送喝的,有徐梦洁的限量款小鸡爪,也有吴宣仪生意十分红火的代购紫菜。

上次孟美岐甚至捧来了一大堆明信片,也带来傅菁终于向戚砚笛表白的消息。

唯一没来过的是刘人语。

好吃好喝终日瘫在床上的张紫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高秋梓去看望她回来后激动的宣布了自己减肥成功这个消息。

然而,张紫宁的心跳和脉搏却一天天减弱,她费力的抬手摸了摸鼻子头上的呼吸口罩,一边揪出一片淡蓝色薰衣草的花瓣,一边想自己肺里大概已经开了一整个花圃的花了。












第三次公演,每一组演出都十分精彩。张紫宁躺在病床高高垒起的枕头上看完的所有表演,之后就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一动不动直挺挺的继续躺着。

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也正是那天晚上,节目组紧急通知了孟美岐。在孟美岐放下电话神色冰冷的那个瞬间,刘人语自己仿佛也坠入深渊。

于是浩浩荡荡一百来号漂亮小姐姐就那样坐着三辆大巴去了市医院,医院走廊挤满了公演完妆还没来得及卸的练习生,像极了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走秀后台。

刘人语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隔了厚厚的大玻璃窗,看着里面脸色格外苍白的张紫宁。

人睡得很沉,胸口的起伏几乎微弱的要看不见。刘人语沉默着,一动不动。












“患者情况很危险,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人,恐怕会坚持不过今天晚上。”

医生冷静的对孟美岐说。

后者咬了咬牙,大有视死如归的决心。

于是所有人看见孟美岐回过头,声音慷慨激昂,

“为了拯救张紫宁同学的生命,我决定让创造101每个女孩都亲吻一遍张紫宁。”

她眉头紧蹙,冷冷的看着交头接耳的练习生们,不由分说的点了一个人的名字,

“刘人语。”

“哎?”

“你是她女儿,你先来。”

这理由真是棒呆了。吴宣仪默默给自家小王子点了个赞。

刘人语愣愣地穿上厚厚的绿色防护服,推开重症室的门。于是创造101里的99位同学,就那样隔着厚厚的玻璃,见证了张紫宁和刘人语的第一次接吻。













当然不会是最后一次。

在阳光和淡淡紫罗兰香中醒来的张紫宁这样想。

她稍微低下头,亲了亲怀中人的小嘴唇。







End.






































评论(28)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