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请允许我喜欢你 大结局

04

刘人语一直是极其妒忌傅菁的,这是实话。
她最近总想起初次遇见紫宁的那个下雨天。那时张紫宁一身淡色T恤,抱着印了Winnie的吉他在咖啡馆里弹唱《如果没有你》。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刘人语想,所以她好像自然的走上台合声。两个人的演出赢得了咖啡厅里每一个人的欢呼,甚至把邻近咖啡馆和书店的顾客都吸引来,曲毕时店门口已是人山人海。

“歌唱的不错。”

张紫宁对刘人语说的第一句话是在两个人一起唱了一整天歌之后,她们之间仿佛有一种特别的默契。

“以后都来吧?我们一起。”

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可关系越是密切,刘人语却觉得自己离紫宁越远。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在握一把沙子,握的越紧,沙子流的越快。

终于有一天,看到张紫宁目光聚焦在对面书店久久不愿移开的那一瞬间,刘人语明白了:张紫宁心底已经有了一个人,一个张紫宁极力试图忘记却无功而返的人。

所以当孟美岐和自己提到傅菁时,刘人语几乎确认了紫宁心里的那个人就是她。可尽管如此,刘人语还是自欺欺人的留在张紫宁身边,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张紫宁生病的原因是傅菁,治好她的病的人也只能是傅菁。看着紫宁一天天饱受病痛折磨,刘人语终于还是选择了放手。

她没有和张紫宁说再见,只是那个午后再也没有出现了。她尽自己最大可能做到了无音讯。她不知道张紫宁有没有找自己,有没有想念自己,只知道刘人语也许这辈子都忘不掉张紫宁了。

她没有说的是那天早晨,比阳光洒进房间,比草莓牛奶还要早的时候,她偷偷亲了紫宁,算作道别。

当吻落在紫宁额头上的时候,刘人语数了数她的眼睫毛,长且好看。她甚至勾了勾人的鼻子,捏捏人的脸,最后小心翼翼的在嘴角又郑重其事的落下最后一个吻。

一系列动作进行的很慢。

刘人语想,如果紫宁醒了,她就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可是人没有醒。














刘人语后来一个人去了S城,在那里开了家咖啡馆。

那是家和紫宁的咖啡馆一样名字的咖啡厅。

她自己当了老板和驻唱。咖啡馆每天的歌曲都会变,曲风或忧郁或轻快,但唯一不变的总是压轴登场的那首《如果没有你》。

刘人语的101咖啡馆生意很好,S市又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几乎每天一天到晚店里都是满座。

刘人语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只是偶尔在店内顾客的来来往往间,好像隐约能看见那身淡色T恤的张紫宁。














“喂!你快点啦,快赶不上飞机了!”

张紫宁瞪着还在磨磨蹭蹭收拾行李的傅菁,急的跳脚,而傅菁只能在心里诽谤不知道是谁非要带上一米八的小黄人,根本塞不进行李箱。

两个人在孟美岐吴宣仪等一众好友的见证下终成眷属,那天算上张紫宁和傅菁一共刚刚好一百个人,唯独少了一个叫刘人语的女孩子。张紫宁向吴宣仪打听过刘人语的消息,可吴宣仪自己也确实不知道,最后还是孟美岐说刘人语在外地有了个不错的工作,不用担心。

傅菁和张紫宁的蜜月之旅定在山清水秀的S市,原因是S市的步行街有家很著名的小黄人专卖店。本来傅菁是拒绝的,可张紫宁同学绝世嗲精发功,仍铁石心肠的傅直男也没了办法。

S市确实风景宜人,气候温和,两个人几天逛完了景点,最后一天晚上踩着习习晚风出门去小街小巷闲逛。张紫宁带上了自己印着Winnie的吉他——这把木质民谣此时正背在傅菁的背上。

S市大大小小的夜市十分红火,在吃完三盒咖喱鱼蛋和十对鸡翅之后,紫宁跟着傅菁去了酒吧一条街。

第一家酒吧灯火通明,驻唱唱的是电音《Helium》。早已心痒难耐的张紫宁拽着傅菁背着吉他进了门,和小店老板商量几句,就抱着吉他坐上了木板凳。傅菁在角落处找了个座位,紧挨着一对外国情侣,外国夫妇两人很礼貌的朝傅菁眨眨眼,多半是猜出傅菁与台上那卷发女孩的关系。

张紫宁环视一圈,店里还有外国人许多,就挑了《love yourself》。她刻意把节奏与平常相比快了些,柔和的嗓音和娴熟的吉他扫弦配合,一曲终了,咖啡厅里掌声不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喊“one more!”,张紫宁只好狼狈的拉着傅菁逃出咖啡馆。

“怎么这就出来了啊。”傅菁当时吃着花生和旁边的情侣夫妇聊的正欢,被请客的啤酒还剩半口没喝。张紫宁瞪了她一眼,把吉他塞进傅菁怀里,

“快点跟上啊笨蛋,”

她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我想去这条街上的每一家酒吧。”

而事实就是如此,傅菁跟在张紫宁身后推开一家又一家咖啡厅的门,吃了一盘又一盘花生,见了一对又一对情侣,一次又一次在“再来一首!”的欢呼声中落荒而逃。

第二十三次逃出第二十三家咖啡厅之后,傅菁满头大汗看了看表:“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她气喘吁吁的弯下腰,声音几乎哀求。

“好…”

紫宁确实也有些累,可声音却逐渐弱了下去。

傅菁抬起头,寻着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一家名字十分眼熟的咖啡厅。

101














“进去看看?”

傅菁抬手擦了擦汗,猜中了张紫宁的小心思,

“就当最后一家了。”

不仅仅是名字,咖啡厅的装修风格也和紫宁的咖啡馆像极。张紫宁只道是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刚想去找老板商量唱歌的事,却被顾客告知老板天天自己唱歌,现在这个点估计在准备每天都会唱的压轴歌曲了。

自己唱歌吗?紫宁想了想,果然和自己很像呢。身边的傅菁轻轻拉起自己的手,引着自己去了咖啡厅的角落,紧贴玻璃窗。

此时已是凌晨,S市的街道却仍然灯火通明,雨滴零散的洒下,天空中下起了毛毛雨。

刚刚担心会不会被困在咖啡馆,傅菁那边就捏了捏紫宁的小手,低声说带伞了别担心。

紫宁扬起头朝傅菁笑了笑,余光看到咖啡馆的老板抱着一把眼熟的吉他坐上台。

距离的太远,张紫宁有些看不清台上那人的样貌,只觉得身影轮廓似曾相识。

那大概是个短发娃娃头女孩,紫宁眯了眯眼睛,试图看清楚些。

窗外的雨下的略有些大了,雨点砸在紫宁身旁的玻璃窗上,人感到一阵寒冷,忍不住就往傅菁身上靠了靠。后者伸出手臂环住了紫宁的身体。

台上那人似乎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视线投过来,不知道是在看雨,还是在看人。

真熟悉啊。张紫宁这样想着。

终于,热闹的咖啡厅逐渐安静下来,似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着台上那个短发女孩。偌大的咖啡厅里,紫宁只听得到傅菁的心跳,和窗外肆无忌惮的雨声。

琴弦一拨撩,不能更熟悉的声音几乎令紫宁打了个寒颤。

Hey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

眼睛干干的有想哭的心情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Hey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的情绪 没适当的表情

最想说的话我该从何说起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很长的停顿,女孩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带着颤抖。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 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哪里 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己

Hey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

……














一曲结束。

傅菁感觉自己肩膀处的毛绒衣湿了一大片,张紫宁很快的抬手擦去眼角的眼泪,又把鼻涕全蹭在傅菁的领口。

傅菁搂着张紫宁的手臂紧了紧,人的身体冷的过分了。

她拍拍紫宁的背,不经意间往台上看了眼。

就看到台上的人也刚好抬起头,弯弯眉毛,朝傅菁和张紫宁笑了。







End.


















评论(37)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