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骨牌 邪瀚 01

第一章
夜色已晚,盘山公路上鸦雀无声,只有一轮淡淡的明月勾在黑乎乎的天空。
混黄色的车灯若隐若现,小跑车哧哧叫了几声,终于熄火,一动不动的停在路边。
亮黑的皮鞋踩在地上,西装革履的男人皱着眉头下了车。
有些无奈的愣在原地,重新试着打了几次火无果的何瀚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没有信号。





他在车周围走了一圈,这正是半山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辆昂贵的限量款跑车居然就这样熄了火。一脸生无可恋的何总缓缓靠着车门坐下,晚上本来还有一个在山庄举行的电话会议,自己如果一会儿慢慢走应该赶得到酒店。
晚风习习,清爽但没有冷意。何瀚看着一片昏暗的黑色居然久违的感受到了惬意和放松。他身为何氏集团的大公子,未来的继承人,片刻的休息都是奢侈。
滴答…
一声液体溅在地上的声音传入何瀚耳朵,紧接其后的是一旁高高草丛被拨开的沙沙声。
何瀚心里一惊,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拍拍裤子上的灰尘,抬头张望,试图找到声音来源。
沙沙…
何瀚松了口气,只有还有脚步声,这说明不是一个鬼。他突然自嘲的笑了笑,多大的人了,还——
一张惨白的人脸
出现在何瀚面前。
“哇哦!”
何瀚往后跳了一步,心脏突突突的加快。
谁知那张脸晃了晃,竟然向前倒来,一头砸进何瀚的胸膛。





何瀚下意识的拢住手臂,感受到手掌下冰凉的皮肤,还有几滴温热的液体。
“你…你醒醒。”
何瀚摇摇怀里的人,男人却已经失去意识,整个身体软了下来,跌坐在地上。
鲜红的血液染脏了何瀚定制的西装外套,他略有些不满的撇撇嘴角,但还是缓慢伸手扯开昏倒男人沾满血渍的黑色皮质夹克。
男人里面穿着背心,布料被几道极深的贯穿伤几乎扯得粉碎,一块锥形岩石死死的插进了他的胸膛。衣服颜色已经看不出来,纵横交错的是血红和泥土。
何瀚勉力稳住心神,把男人几处大出血的伤口止了血,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一步步朝山下的酒店踱去。













“何总,您可算来了——您怎么了?”
何瀚脸上沾着几滴鲜血,再定眼一看,背上还隐约背着个人。
何瀚喘了几口气:“会议先取消…你快去把我的私人医生叫来…快点。”
看何瀚身上脸上的满是血,医生急吼吼的赶到客房,何瀚已经将彻底昏厥的男人扶到床上。
男人面色苍白,刚刚夜色中看不清楚,如今在灯光下却显得格外清秀好看。何瀚不知所措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医生镊子、针筒、绷带一起上阵忙活,突然觉得床上的人十分漂亮。
最后吊牌挂到吊杆上,医生喘着粗气说男人已经没了大事,何瀚才猛然发现自己原来这么紧张和不安。
待医生和助理都离开了客房,何瀚看着霸占了自己单人床的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吴邪醒在第二天傍晚。
睁开眼是温和的黄色灯光,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醒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吴邪试着动了动脖子,脊椎就跟着卡卡的响。
那是个穿着浅灰色西装的男人,高高瘦瘦,留着黄黑色碎发。
吴邪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嘴唇干的厉害。
男人立刻快步走过来,捏起棉签润湿些水滴,轻柔地抹在吴邪嘴唇上。
“是你救了我。”
吴邪眨着乌黑的大眼睛,他的身子沉的动不了,浑身上下都疼痛难耐。
男人放下棉签,耸了耸肩膀,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吴邪闭了闭眼睛,他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自己很快又要晕睡过去。他轻轻嗓子:
“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名字很不礼貌。”何瀚插起腰。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吴邪。

后者却冷冰冰的转过身去。






脊椎骨又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吴邪的身体愈合能力惊人,仅仅一个晚上过去,他就从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木乃伊,变成在地上做俯卧撑恢复训练的变态。
于是何瀚开完会回来推开门,看到的是身上缠着绷带仍然挥汗如雨的吴邪。
“你有病吗?”何瀚扔掉手里的便利袋,去扶吴邪:“你的伤还没有结痂。”
吴邪的手臂停止屈伸,他一脸认真的抬起头,缓缓在地上盘腿坐好。在何瀚的注视下一点点拆开白色的纱布,露出里面白嫩完好的皮肤:
“可是我的伤已经好了。”

评论(6)

热度(52)

  1. satos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