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苏越】不忘初心 02

第二章

陵越是被咳嗽声吵醒的。

他本就浅眠,青年咳得又厉害,整个人几乎弓着背,好像要把肺完完全全呕出来一般猛烈的咳嗽着。陵越忙扶住他,让他靠在枕头上,又为他输送真气护住经脉。

青年止了咳,眼皮微颤间缓缓转醒。他有着一双极其好看的黑色眸子,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透亮而空灵。陵越望着他愣了愣,才从床头柜拿了水杯:

“醒了?喝点水吧。”

青年没有抬手接水,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陵越,虚弱道:“你是谁。”

陵越的手略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却也不恼火,把水杯放下耐心的答道:“在下陵越,天墉城弟子。”

“是你救的我?”青年皱眉,似是不信任。

陵越看他那副狐疑的表情,一双黑色大眼睛光芒闪烁,嘴巴微微嘟着,眉头也蹙了起来,乍一看竟有些可爱。他便掖下嘴角的笑意,点点头:

“是我救的你。你睡了几乎一整天,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两个人一时间陷入无言的沉默。

半晌之后,青年才慢吞吞的开口道:“那……多谢了。”

陵越轻笑出声:“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屠苏。百里屠苏。”说完,又慌忙抬头张望起来,环顾房间四周,终于在茶几上找到了一柄深红色的长剑。

陵越随他的目光望去,那柄长剑是他昨日救屠苏时在他身下发现的,见后者紧紧攥着这把剑,便一同带了回来。思绪婉转间便问道:

“百里少侠也是习剑之人?”

屠苏回过神,平淡的说:“略知一二。”

陵越看他的表情似乎不愿多说,也不做勉强:“小兄弟是哪个门派的?来到江都,是不是也要前往青云门观赏论剑诀?”

“啊……”屠苏张了张嘴,犹豫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答道,“我,我是来自玉罗门的。确实要去论剑诀。”

陵越心中一喜:“那可好,我们便是同路了。”

此话一出,屠苏的脸色便变了变,陵越也感到一丝奇怪。他性子身来喜静,平时在天墉城大多数时候也是独来独往,从未对任何人有过亲密之感。唯一亲密的人便是师尊紫胤真人,但也不同于他对眼前青年的喜爱。好像只要待在他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好开心,好开心。

气氛一时间又陷入沉默,两个人两张冰冰凉的木头脸,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的默默坐着,一句话也不讲。










最后还是陵越坐不住了,他让屠苏再躺着歇会儿,下楼找小二炖碗粥,又要了杯阿胶红糖水上来给屠苏喝。

屠苏的身体恢复能力极强,这天快到傍晚时,他已经可以独自下床走动活动筋骨了。陵越看了看客栈窗外张灯结彩的街道,思索片刻,便对屠苏道:

“屠苏,愿不愿意出去走走?”
屠苏正盘膝于榻上调理气息,听陵越一句话微微睁开了眼,脱口而出:

“好。”

说完自己竟有些后悔。他素来独来独往,如此热闹吵杂的欢迎他是绝不会主动去的,可如今……屠苏摇摇脑袋,搞不清楚自己究竟犯了什么混。








二人并肩往客栈外走,陵越见屠苏只穿一件单薄的长衫,便要拿了披风给他。谁知屠苏反手握住了自己为他披衣服的手,大大的手里掌心又暖又舒服,陵越挣了挣没抽出手,只好放下披风,由屠苏牵着自己往街上走。

江都确实繁华,屠苏本就去过的地方不多,像江都这样繁华盛大的都市更是只有耳闻。一路上免不了好奇,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的,一会儿看着河面上五颜六色的河灯,一会儿又看街边小店热气腾腾的白面包子。

陵越看他微微张着嘴巴,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的样子也是好笑,便用手指划了划他的手掌心。

屠苏怕痒,忙拢了拢手,错愕的瞪着陵越,一脸的无辜。

“要不要去那边看看?”

陵越指着前头买糖人的店,他抿起嘴角,看着屠苏慌乱地瞪着自己的样子没忍住笑了。过了好一会儿,看屠苏还愣愣的在原地,便主动拉住他的手指头往前面走。

“卖糖人咯,卖糖人咯。”

陵越和屠苏来到店前,小店老板忙招呼道:“两位客官,吃不吃糖人?两文钱一个,三文钱两个,这糖人味道可好了。”

陵越看了眼屠苏,后者盯着那热气滚滚的糖人眼睛亮亮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舔舔嘴角,似乎很想吃的模样。

“老板,来两个。”

他付了钱,正要伸手接过两根糖人,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屠苏死攥着不放。他瞪了眼屠苏,后者才后知后觉的松了手,又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好像是害羞了。







两个人离了店铺,屠苏还是呐呐的,小心翼翼的跟在陵越身后。陵越突然一个急停,屠苏一头便撞上了了陵越的背,疼的他抬起头瞪住陵越,一声不吭的样子十分委屈。

陵越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手向前递过去一根糖人,小人用黄糖凝成的头部恰好戳住了屠苏的嘴角。

“屠苏,以后别总板着脸,要多笑一下。”

陵越又把糖人往上拱了拱,屠苏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似乎是笑了一样。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