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苏越】不忘初心 01

第一章

昆仑天墉城,即天墉城。乃天下清气最为合聚之地,极为利于修仙之人的个人修为,自古流传“尊清抑浊”的修炼之法。天墉城周边妖物环肆,对天墉城虎视眈眈,意欲图之地以利自己修为。除御剑术之外,天墉城在道法上尤以解封之法为善,举天下而无出者。
天墉城作为当今正道三大门派之一,天资聪颖者数不胜数,人才辈出。该门弟子辈分只按修行不看入门的年份,资质愚钝者修行数十年也只是入门弟子,而天赋异禀的年轻弟子却可以凭借超高的道行修为入得各位长老门下。其入门的考核标准,更是比其他两大正道门派——青云门,蜀山难上一等。




陵越作为天墉城第十三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其天赋实力自不用说,年纪轻轻便入得执剑长老门下,更身携宝剑霄河,在一代弟子中已是翘楚。
这次青云门举办“论剑诀”,乃四年一度的修仙盛世,凡是剑术修炼者皆会赴之观赏。但能够参与剑术对决的,也只有收到邀请函的寥寥数位江湖高人,或是各门派极力推荐的青年才俊。
青云门本向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献上邀约,不巧紫胤真人闭关修炼,机会便自然而然落到了执剑长老门下的大弟子陵越身上。
陵越身为天墉城大师兄,自然经历过多次下山历练,对世间百态并不像寻常修仙之人那般陌生。一路低调行事,孤身一人前往青云门。




是夜。
这天陵越接连不断的赶了七天七夜,已是身心俱疲,投宿江都。江都倒是现世一繁华大都市,灯火通明,夜晚也热闹非凡,大有节日那般热闹的气氛。陵越盘膝坐于榻上,理清脉络灵气。
正欲调息休息,却只听到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他猛然睁开双眼,扭头便撩开窗帘眯眼望向窗外。
他习得一身武功,听力等感知能力自是高于凡人,只见对面酒家二楼似是有人大打出手。
再看去,仅仅是片刻之间,地上已出现两具尸体。
陵越确实行事低调,但却不是怕事躲事的人,当机立断抓起霄河一个起身跳落便蹿入对面酒家窗户。
只见有三位身高臂长,面向凶神恶煞的土匪围住了一个淡淡的红色身影,陵越看不真切,只隐约看出那道身影似乎摇摇欲坠,身下已是一片血腥的大红色。
他挥出霄河,蓝光闪过,一恶汉的手臂已无声无息的落到地上。
一声惨叫还没来得及发出,胸口便冒出一把利刃,那人连陵越的面都未曾见上一眼,便把惨叫咽在喉咙里断了气。
“什么人!”
另外两人回过身来,却只能看见眼前蓝光一闪,便没了知觉,皆被抹断了脖颈处的大动脉,断气而亡。
陵越未做停歇,快步走到那本被三个恶汉团团围住的红衣青年身边,只见那人满脸血污,双目紧闭,看上去如同死透了一般。他忙俯下身贴近青年的胸口,听不到心跳,又去摸他的大动脉,终于感受到了轻微的跳动。陵越松了口气,又不敢耽搁的把人搂进怀里,在酒楼楼下一阵骚乱赶上来之前跳跃回了自己的客栈。
让青年小心翼翼的平躺在床上,又把他头部和胸部用枕头垫高,往嘴里塞了枚丹药吊住这口气,陵越这才敢开始为他疗伤。青年长衣红色,哪里出血都看不出来,陵越只好轻轻脱去了他的衣服,才露出左胸狰狞的伤口。是一道几乎要贯穿心脏的伤,不过偏了许多,扎进了肺部。陵越又帮他处理了周围细碎的小伤,再捏脉搏,已逐渐平稳了下来,他这才真正的放下了心。


客栈小二打来热水送到门口,陵越道了谢,端着热水浸湿毛巾,又开始擦青年脸上和身上的血渍。待血污褪下陵越再打量,望着这青年不免心惊。眼前人看着稚嫩,皮肤白皙非常,又生得一副极其俊美的眉眼。双眉之间落一点红色朱砂,形似水滴,为略有些青白的脸庞添了丝红润。
陵越看的仔细了,竟觉得有些眼熟,却又说不出。
后来卧在青年的榻边睡了过去,在梦里想起师尊执剑长老的书房里,有一副孩童的画像像极了这青年小时候倒模样。




答应了大家的点梗,今晚不写出来总觉得对不住大家,所以有些赶了。人设基本按原剧,只是增添了情节,希望大家喜欢,如有不妥也望提出。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