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峰霆】血刑 106

“废物!”

阴暗的地下室里,一个皮肤苍白的男人勃然大怒。他一掌打翻了桌面上的玻璃瓶,瓶子砸在地上,摔成无数的碎片。

“我要你们有什么用!先是那个家伙!这回又是杨一昂!”

男人愤怒的青筋暴露,他右手一抬,一直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另一个青年就像是飞起来一般,脸直直的飞向男人的手臂,下一秒,他的脖子就被死死的捏在手里:

“去找!把他给我找回来,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如果一周后他没有回来,后果如何,我想你是知道的!”

“是……咳咳咳咳咳……”青年努力在喉咙里发出音节,他的脸因为缺氧而发青,几乎翻起白眼来。

“啪!”

男人的手又向下一挥,青年瞬间被摔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还躺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是……”









会议结束后,乔振宇、张若昀和廖凡决定第二天去十二起案件的案发现场一一查看,克里斯和马天宇则留在酒店里搜集资料,并在皮乃巴市的房产合同里试图排查出熊烧鹅的藏身之地。

从乔振宇房间回来,伊凡的精神仍然旺盛,陈伟霆洗过澡后便睡下了。伊凡正好乘着这个空余,在微博上把熊烧鹅的每一部录像都看了一遍。

熊烧鹅的录像大多以幽暗的黑色开场,镜头缓缓上移,再慢慢靠近通常情况下孤身一人的被害者。他的动作很迅速,一块手帕就可以迷晕一个人,再悄无声息的把他们拖到事先准备好的藏身处。紧接着固定好摄像头,用匕首快速而精致的隔断那些人的脖子。他犯案时神情冷静,动作坚定平稳,隔开喉咙的时候就好像在切西瓜一般平静。然而当鲜血在一瞬间喷涌而出时,他便迅速用嘴含住了脖子的断口,深深的吸满一嘴鲜血后,再扭头朝摄像机一笑。随即又是一片黑暗,录像结束了。

每一个录音带都是如此大致的剧情,案件发生的迅速且从未被终止或打断。

这太奇怪了,伊凡皱起眉头,熊烧鹅的犯案地点虽然大多数都在封闭的私人场合,但也有少数发生于室外,也就是说,是非常有可能被发现的——可是十二起案子,每一起都是在发现尸体后才立案调查……从来没有人发现他。

伊凡点了根烟,吸了饱满的一口后,又缓缓吐出了烟圈。毫无疑问,这十二盘录像带和乔振宇等人所去的案发现场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掐灭了烟,抬起头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伊凡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坐起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这时候陈伟霆已经在大床上沉沉睡去了。伊凡从酒店的衣柜里翻出多余的被子,在地上把自己裹起来做成一个睡袋,脑袋刚刚碰到地面,就一瞬间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临近十一点时才缓缓醒来。昨晚睡的急,他竟然连枕头都忘了枕,醒来后脖子和肩膀酸胀的难受,疼的不行。

“你怎么了?”已经准备吃中午饭的陈伟霆从外面回来,看见揉着肩膀和脖子的伊凡,“睡得不好?”

“落枕。”伊凡痛苦的闭起眼睛,去洗手间接了盆凉水开始洗漱。

陈伟霆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那今天晚上你睡床吧,我打地铺就行。”

伊凡含着牙膏迷迷糊糊的说:“不用。——你刚刚去哪里了?”

“和老乔去了趟现场,十二个地方都跑遍了。”

“怎么样?”伊凡漱了漱口,又用湿毛巾开始擦脸。

陈伟霆靠在浴室的门上,一条腿微微弯曲,头偏着顶着门栏:“不怎么样,折腾了一大早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什么叫什么也没有发现。”伊凡皱起眉头,用纸巾把脸色的水擦干净,毛巾随意的拧成条状挂在自己肩膀上,抬起手随意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陈伟霆耸耸肩:“每个案发现场都太干净了,除了血迹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物证组的人过去把整个房间都扫了一遍,仍然什么都没发现。”





伊凡眯了眯眼睛,这和他昨晚产生的疑惑几乎一模一样:为什么没有人会发现熊烧鹅犯案?为什么现场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都好像……

“这简直好像那个吃雪糕的弱智魔术一样,看起来还真挺神奇的。”陈伟霆感叹道。

“什么魔术?”伊凡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你没听说过吗?”陈伟霆惊讶的说,“是微博上的一个无聊的视频啦。就是一个人买了根冰棍,把冰棍咬了两口之后放回包装袋,结果再次打开包装袋后冰棍就恢复如初了——”陈伟霆翻了个白眼,耸耸肩:“其实这只因为那个人其实买了两根冰棍,在镜头前只吃一根,再剪辑起来就好像被咬的冰棍自己复原了一样……真的好无聊哦,当初这个视频在微博上还被骂成弱智了。”

陈伟霆讲完之后,却看见面前的伊凡睁圆了眼睛瞪着自己,神情看起来有些恍惚。

“你怎么了?”陈伟霆晃晃伊凡的肩膀,后者的脸上还挂着水滴,但他却好像浑然不知的样子。

“两根冰棍……原来是这样吗。”

伊凡小声的喃喃自语,他突然抬起手摁住了陈伟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

“你去案发现场照相了吗?”

“啊?”陈伟霆被他的反应吓得一愣,旋即摇摇头,“我没有拍照……不过老乔好像拍了……哎,你干嘛去啊!”

伊凡几乎是一瞬间消失在陈伟霆面前,他想通了。

他想通了为什么没有人会发现熊烧鹅。

想通了为什么熊烧鹅所做的一切都这么顺利。

想通了为什么现场会那样干净。

他想通了几乎一切——

除了一点:

它在哪?

那个遥不可知的它。

那个从未被提起但一直在出现的它。

那个揭开一切谜题的关键的它。

到底在哪里。









当伊凡狂奔进乔振宇房间时,廖凡和乔振宇正在对着烟,两个人盘腿一筹莫展的坐在地上,周围散漫了烟蒂,房间里烟雾缭绕,充满了一股呛鼻的烟味。要是换作以往,伊凡是绝对不会迈进这个房间哪怕一步的。

“老乔!”伊凡疯了似的伸出手,拉住乔振宇的衣领,“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去拍了照片!”

“什么照片?”乔振宇皱起眉头,显然被突然闯入的伊凡吓了一跳。

伊凡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急促的说:“就是现场的照片啊!十二个现场——你都拍了照片吧?!”

“啊——”乔振宇挠了挠后脑勺,转转眼睛会想道,“是啊,我是拍了每一个现场的照片,怎么了?”

“有全景吗?”

乔振宇点点头:“有的。”

“快给我,快点!”伊凡激动的伸出手,扣住乔振宇的肩膀,“队长,拜托了!”

这是乔振宇第一次见到伊凡如此激动,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眼眸中光芒大盛。在他眼里,伊凡总是平静的、淡漠的,就算是工作时也只有偶尔显露出淡淡的惊讶——可自从陈伟霆来了之后,有关伊凡的一切都变了。

“你愣着做什么啊!”伊凡不耐烦的声音把乔振宇拉回了现实,乔振宇急忙站起身,拍掉身上的烟蒂,“你等一会儿。”

乔振宇很快把照相机里的几十张现场照片导入了伊凡的硬盘里,后者连声“谢谢”也没来得及说,又是一路狂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去哪了?”这时候陈伟霆懒洋洋的靠在床上,他刚刚随意的冲了个澡,湿答答的水都淌进了枕头里。伊凡懒得去骂他,一屁股坐到电脑前,插入硬盘,头也不回的说:

“我去找队长要照片。”

“什么——你是说现场的照片?”陈伟霆稍微精神了一点,空调风吹的他发晕,只好用被子随意的擦了擦头发。

伊凡点点头:“没错,我明白熊烧鹅的犯案手法了。”

他点开文件夹,导出图片,近百张现场的各个角度的照片顿时呈现于眼前。伊凡又打开另一个微博视觉窗口,一边播放录像,一边点开相应的现场图片,来回对照。

十二个视频相继看完,伊凡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一切都如同他所假设的那样,熊烧鹅是人,不是神,算不到每一步都能准确无误——只是一个小把戏,一个“弱智的魔术”罢了。

“伟霆,去找队长,我要开——”

伊凡刚刚一脸笑容的回头,就看见陈伟霆侧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脸上散着不健康的红晕。

“陈伟霆,陈伟霆?”伊凡心下一沉,靠过去摇了摇陈伟霆的肩膀,“你怎么了?”

陈伟霆没有醒。

伊凡抬起手摸他的额头,有些发烫,是发烧了吗?伊凡叹了口气,把陈伟霆的头靠在自己大腿上,用自己的毛巾仔仔细细的将人的头发擦干,又让他舒服的躺进了被子里。

替陈伟霆盖好被子,将毛巾浸满水覆盖在他的额头上之后,伊凡才摸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喂,队长。让队员们都来我的房间一趟,案件有新的、突破性的进展。”











本章过渡,下一章会长回来。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