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峰霆】刑刑 103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伟霆再一次坚信了Evan不是李易峰的事实。二人的性格和气质迥乎不同,犹如白天和黑夜一样相差甚远。

陈伟霆记忆中的李易峰总是阳光而开朗的,就像每个青春偶像小说里最帅气干净的男主角,纯洁而阳光,当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时,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然而伊凡却是漠然,他很少笑,很少生气,或者说他几乎从不展现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情绪,总一副平淡的模样——就如同他那双眼睛似乎从来都没有聚焦,时刻笼罩着薄而厚的一层浓雾——让人捉摸不透,也看不清楚。





没有任务的日子对于特别行动队是十分惬意的。

“那个……你要不要喝咖啡?”

“嗯。”

一杯温热的卡布奇诺。

“谢谢……”伊凡礼貌的点点头,旋即皱起眉头,“你是叫……?”

“陈伟霆,你可以叫我威廉。”

陈伟霆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努力平静的样子回答道。但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他不可能是李易峰,李易峰怎么会……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名字?

已经很肯定的这样想着,陈伟霆还是略微俯下身,问:

“嗯……请问你记得我吗?”

小心翼翼的语气,让人听了心疼。

伊凡专心读着文件,不甚在意的偏了偏脑袋:“什么?”

“我问,你还记得我吗?”陈伟霆重复道。

伊凡仰起头,长而卷的眼睫毛在陈伟霆眼里分明可数,那双淡漠的眼睛终于有了点聚焦。他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绅士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对不起,我们以前见过吗。”

“没有。”

陈伟霆迅速答道,他像是被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惊慌失措起来,慌乱的拿起自己的咖啡杯:

“只是认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罢了。”说着,在伊凡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和我很像的人?”伊凡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低下头,像是被摁住了关机键的windows系统一样沉默了。

不知怎的,伊凡突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疼了疼。就像被人攥住了心脏,狠狠的拧起来,又扔到了地上。

陈伟霆以为他不喜欢自己这样说话,于是也默不作声的点开了桌面上的扫雷游戏。

过了不知多久,伊凡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

“你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声音小心翼翼,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陈伟霆没有去看伊凡那双好看的黑色眼睛:

“曾经是。”

“那现在呢?”伊凡追问道,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一把炒的滚烫的沙粒,清澈动人。

“现在……我找不到他了,他被我弄丢了。”陈伟霆小声说,有点自嘲的笑了笑:

“对不起。我总是把你当成他。”

伊凡微微扭过头,看到的是低下头沉默的陈伟霆。他那扯着嘴角勉强笑着的侧脸轮廓分明,薄薄的嘴唇最是好看。

伊凡心里突然蔓延开来一阵熟悉的温暖感,仿佛有人往陈伟霆身上打了一束全世界最明亮的聚光灯,周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那是伊凡短暂的存在中最美好的一刻。





仿佛永远黑暗的世界有了第一颗璀璨的星辰,光彩照人,独一无二。从这一刻起,他的世界里好像只有他了。





伊凡按耐住自己心里的情绪,尽可能用平稳的语气说道:

“我不介意。”

陈伟霆诧异的瞥了他一眼,眨着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愿意和我也成为很好的朋友的话,我不介意。”伊凡缓缓的解释道。

话一出口,心脏就控制不住的加速,伊凡觉得自己主动脉的血液流速已经超过正常范围了,下一秒自己就会休克,然后在医院的急救室里因为电击抢救而醒来……

“当然。”陈伟霆整理了一下情绪,咧嘴笑起来,“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伊凡点点头,心脏咚咚咚跳的飞快,脸上也难以控制的泛起红晕。为了不让身边的人察觉,他只好重新埋头于厚厚的文件里,可是却再也没办法专注了。




两个人再次陷入无言的沉默,然而这一次,两个人心里都怀着小小的他想。




陈伟霆坐在伊凡身边,无所事事,他刚刚进入行动队,大小事务都轮不到他来处理。现在除了电脑桌面上开着的扫雷窗口,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情可做。

陈伟霆无奈的用手托起下巴,眼神就情不自禁的往伊凡脸上扫。李易峰是陈伟霆见过最好看的男人,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白皙的脸庞总带着阳光温暖的笑容,让人无法控制的想要靠近。

然而伊凡,那张和李易峰一模一样——几乎连眼睫毛个数都完全相同——的脸,却总是古井无波般的平静。就算是笑,也只有面部肌肉牵动着嘴角上扬,那双眼睛是不笑的,那双唯一和李易峰不相类似的漂亮眼睛,只能像冰冷的玻璃一样反射着凉凉的清光。





他怎么可能是他呢?





“看够了吗。”

陈伟霆在伊凡冷冷的注视下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另一个男人看的行为,自知有些无礼了,但伊凡很快扭过了头,把视线全部集中在桌面上的文件里。

陈伟霆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像电视剧里傻白甜的女主角,急忙收拾了面部表情,轻轻咳嗽两声,正色说:

“我不是在看你,我在看我给你倒的咖啡,你打算什么时候喝——”

“我什么时候喝关你什么事。”

伊凡头也不回干脆利落的打断了陈伟霆的话,他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对陈伟霆那一丝丝的好感都消失殆尽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又笨又傻的男人,无礼的看着自己的侧脸发呆,还可以面不改色的找一个十分合理的理由

——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会因为陈伟霆在偷看他感觉到快乐!

伊凡不能接受,这是他无法控制的情绪。

“当然有关系。”陈伟霆学着伊凡度样子板起脸,冷冰冰的说,“你要是再不喝,它就凉了,我可就白给你倒了。这样的话,下次再也不给你倒咖啡了。”

伊凡的眉毛微不可察的跳了跳,眼前的男人冷着脸的时候似乎更好看了一些

——我都在想什么!

伊凡蹙起眉头。

然而完全不知道伊凡内心活动的陈伟霆看见他皱起了眉毛,以为是自己的态度太差,让他生气了,急忙抬起手拍了拍伊凡度肩膀,低声说:

“好啦,我开玩笑的。你赶紧喝吧,要是凉了我再给你加点热水就好了。”说完,又是轻轻的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在伊凡眼里能出现陈伟霆这张脸上唯一舒服的表情。

“哦。”

伊凡的脸难以察觉的热了热。

陈伟霆好感度再次上升十个百分点。






吃晚饭的时候乔振宇,张若昀,廖凡和马天宇都回来了。然而伊凡在乔振宇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抓起文件飞一般的冲出了门,仿佛和陈伟霆在一起收到了严重的虐待。

“哇,陈伟霆,有你的啊。你是不是把伊凡吓着了?”

马天宇咋咋唬唬的看着伊凡风尘仆仆远去的背影,一脸迷恋的揽过陈伟霆的肩膀,“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伊凡被吓成这样。你能不能教教我?这个人整天伴着一张棺材脸、冰块脸,好像我们欠了他多少钱一样!”

“我没有……”

陈伟霆张了张嘴,想起伊凡刚刚脸色微红的样子,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伊凡他的性格其实还好啦。”

“是吗?”马天宇挑起眉毛,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没看他刚刚逃走的样子,好像你会吃了他,这种人真是拿他没办法…真搞不懂队里的女生为什么都那么喜欢这样的怪物。”

“伊凡不是怪…他跑走可能只是有急事…吧……”

陈伟霆的声音弱了下去,他不知所凑的看着伊凡度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伊凡很怕他?为什么。陈伟霆努力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最后的结论却都是自己吓着他了——是啊,被突然告知自己长得很像另一个人,还要和他交朋友——一定很可怕吧,特别是对于伊凡那种很少与人交流的人。

陈伟霆泄气的叹了口气。

“别唉声叹气的了,我们是来带你去吃晚饭的。”乔振宇看出陈伟霆心里的不安,走上前拍拍陈伟霆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这里食堂做的萝卜糕的。”

“萝卜糕!!!”










下一集刑刑会改名为血刑,因为昨天列完大纲后,突然发现刑刑这个名字和结局没什么关系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