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he way you are

【峰霆】邢刑 101

塔巴的五月是属于狂风和暴雨的,这座边陲的沿海小城在狂雨的洗礼中蜕变。 
自从国家将塔巴设为特别关注地区,仅仅五年,塔巴就从偏远地区俨然成为全国经济重心。

同时,也是国家机密情报局——特别行动队——的基地所在地。 

特别行动队成立于三年前,是国家A级机密计划,由政府军队官员秘密筹划,组建的一支神秘部队。它在过去三年前侦破案件无数,其成员也进入部队领导过战争,都是极其出色的领袖。









 
飞机由于暴雨延误了,陈伟霆拖着行李箱走在空荡荡的机场里,低头看了眼手表: 
凌晨三点四十五。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老乔。” 
“你到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清醒,因为接电话的是乔振宇,睡觉5分钟工作两小时的变态。 
乔振宇面前是电脑屏幕,屏幕放映着陈伟霆的个人档案和履历,中英文结合,囊括了他从出生至今的所有事件:姓名、年龄、性别、学历…第一次自己睡觉、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第一次——以及他离开中国这五年,在国外做的所有事情。 
“在机场,A航站楼。” 
窗外的雨下的小了。老乔摁灭了电脑屏幕,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窗没关。 
“等我。” 
“好。”





 
乔振宇赶到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那是凌晨四点的机场空无一人,大厅里亮着明晃晃的光。他看到陈伟霆躺在机场的横椅上,两腿长腿耷拉在椅背,微微睡了过去。这道修长的身影就像白色世界里唯一的黑影,孤独而夺目。 
“喂,起床了。”乔振宇晃了晃他,人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看清眼前的男人之后,毫无防备的咧嘴笑了。 
乔振宇把陈伟霆的行李和陈伟霆一起塞进了车里。 
“今晚你先睡我家,”乔振宇发动了汽车,“明天会带你去特别行动队,好好休息。” 
车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陈伟霆把额头靠在车窗上,玻璃冰凉,刺的他大脑发胀。 
五年前他离开塔巴,这里还是一个小小的,破烂的渔村。人们早出晚归,住在低矮的砖瓦房里,吃着白面馒头和罕见的肉……他望着窗外,如今一切都变了。高楼大厦、绚丽多彩的霓虹灯,纷乱迷人的光线把从天而降的雨滴也照的光彩夺目,如同五彩缤纷晶莹剔透的水晶石。 
“变化很大吧,塔巴。” 
乔振宇看到陈伟霆望着窗外出了神,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五年前陈伟霆一声招呼不打的出国,他也生气过,但整整五年过去了,该放下的,早就原谅了。这五年里陈伟霆唯一保留了电话号码和微信联系方式的人,也只有乔振宇一个。 
“他的变化…大吗?” 
陈伟霆低低的问,他看着的是车窗外的夜景,眼前却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 
乔振宇愣了愣:“你在说谁?” 
“……李易峰吗。” 
“嗯。” 
陈伟霆短促的应着,随即用手挠了挠鼻子: 
“你不想说,就不说。” 
“他啊…哈哈……”乔振宇干笑了两声,眼神飘忽起来,抬起手似乎有点尴尬的抓抓头发。 
“嗯?怎么了?”陈伟霆疑惑的问。 
“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好吃的……” 
“李易峰怎么了?” 
乔振宇转移话题失败。 
“额…伟霆,其实李易峰他……” 
陈伟霆皱起眉头,抬手刮着眉毛,有些不耐烦的敲了敲车窗的玻璃,发出嘟嘟嘟的响声: 
“他怎么了到底?死了还是残了,大不了就是疯了——你怎么这么不敢说。” 
“他有女朋友了。” 
乔振宇咬咬牙,注意到一旁的陈伟霆瞬间没了动静。













 
一路无话。 
乔振宇作为李易峰和陈伟霆在H大的学长,对于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了解。李易峰出身名门望族,陈伟霆却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两个人相识相恋,大学四年过的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唧唧歪歪…直到五年前的七月,他们毕业了。李易峰被迫回到李家继承家业,陈伟霆不知是何原因突兀的离开出国。两个人几乎没有轰轰烈烈的闹一次分手,就自然的分开——直到五年前的现在。 
乔振宇的公寓离机场很近,两个人无言间下了车,开了门,进了屋。乔振宇帮陈伟霆放好行李,带他去客房,合上房门的那一刻终于摆脱了尴尬的沉默。 
这时候窗外的雨小的很多,塔巴灯火通明的夜晚并不比陈伟霆在柏林时所见的霓虹灯闪烁差多少。 
十五个小时的飞行令陈伟霆的身体感到深深的疲惫,可是…他辗转反侧,脑子又累又乱,闹哄哄的难受。李易峰有女朋友了,他早该想到的。五年了,时间的力量是巨大的,可以把渔村变为贸易中心,把旧的变成新的,把有的变成没的。 
李易峰,我回来了。



























第一次发刑警,望大家多给些意见,如有不妥也望告知。

评论(7)

热度(59)